怀念一个老头儿——纪念汪曾祺逝世20周年

来源:首都图书馆网址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d0-3qFUwiGSIZW9Se8nKsg
文章附图

汪曾祺逝世20周年纪念集《珍藏汪曾祺:情不知所起,一汪而深》出版后的一个雨天,汪曾祺先生长子汪朗与著名编剧史航、作家止庵一同做客“首图讲坛”。三人聊起汪老滔滔不绝,汪朗先后两次感谢读者对父亲的喜爱,与到场读者一起怀念汪曾祺。



在活动中,汪曾祺先生长子汪朗感谢到场读者对汪曾祺先生的一片真心,爆料“老头儿“不善言谈,但闲聊时一会儿抖一个包袱,面不改色地逗大家,还原了一个可爱又才华横溢的“老头儿”形象。



史航:希望汪曾祺的小说在心里此起彼伏,明争暗斗


大年三十儿晚上,微博上热闹的除了春晚吐槽,还有史航的刷屏书摘。他摘抄的标准是“让人看了高兴的”,比如汪曾祺的文章,“他是心无城府、心无芥蒂的,他打算爱一切人、爱一切好的东西“,史航说。


他反复读汪曾祺的小说,把《王四海的黄昏》《星期天》和《职业》三篇称为“受委屈三部曲”,进而指出汪老及其作品的可贵之处,认为他“把世俗之人,庸俗之人,就是不成气之人,背叛自己初心之人都写得那么好, 这种人道主义特别难得”,同时他也希望汪曾祺的小说能够在他的心里此起彼伏,明争暗斗,每次阅读都能发现更好的内容。



止庵:纪念汪先生最好的方式,是多读他的书


读汪老的《陈小手》,止庵体验到残酷的美感,“特别凄凉又特别残酷”。这种美感与《受戒》中如歌般柔美的阅读体验,在他看来都“很有意思”。


他因没有汪曾祺的签名而遗憾,也因自己很早读到汪曾祺的作品而感到幸运,认为“纪念汪曾祺最好的方式,是多读他的书”,他相信汪曾祺的书还活着,并且会一直活下去,载入文学史。


文章分类: 公司新闻新闻动态